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轻熟系美女三十岁

扫把星

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这是奶奶在她和妹妹睡觉前,经常讲给她们听故事的结局。

杨小雨每次都想问奶奶,为什么爸爸妈妈没有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但每次看到奶奶眼角皱纹,和鬓角的白发,她都没能说出口。

直到妹妹的一天天的长大,她替自己问出了这句话。

“奶奶,为什么爸爸妈妈最后没能……呜呜。”

杨小雨用小手捂住妹妹的嘴巴,想让她不要再说了,但她依旧眨巴着眼睛,渴望着地看着奶奶,希望能得到答案。

杨妈收敛眼里一闪而过的悲伤,但依旧摸着自己小孙女的头说道:

“因为爸爸妈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在生下小雨和小雪后,把你们交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回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啊。”

妹妹杨雪一听立刻激动起来,掰开杨小雨的手,说道:“他们是老师说的天使吗?”

“也不一定是天使,说不定是仙子和神仙哦。”

杨妈笑盈盈地继续抚摸着杨雪的头。

“好了,奶奶要睡觉,你就别十万个为什么了。”杨小雨受不了杨妈强颜欢笑,把杨雪按到床单上,给她盖上被子,“姐姐给你唱摇篮曲,快点睡觉。”

“哦,奶奶再见!”

杨雪躺在被窝里,眼巴着杨妈离开她们的房间。

月光从窗外落到房间里,杨小雨轻哼着歌,躺在杨雪的旁边,抚着妹妹的身上被子。

但杨雪依旧没有一点睡意,睁着圆溜溜地眼睛,望向房间的天花板。

“姐姐,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

“有啊,爸爸妈妈就是。”

看妹妹还不睡觉,杨小雨一不做二不休,用手捂住她眼睛。

“不准再瞎想了,睡觉,小心爸爸妈妈看见了不高兴。”

“哦。”杨雪应完话,嘴里还是嘀咕着,“既然他们是神仙,为什么不可以留下来,一定要离开。”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任务啊。”

说着,杨小雨闭上了眼睛,慢慢只剩下均匀地呼吸声。

“姐姐?”杨雪偷偷地掰开她的手,又戳了她的脸蛋,发现她没有动静后,撅着嘴也跟着闭上眼睛。

房间里静悄悄的,杨小雨偷偷地睁开一丝眼睛,发现妹妹睡着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望向窗外的月光,她忽然好希望奶奶说的是真的,那样也许未来她还能有机会再看爸爸妈妈。

一抹清泪从眼角流下,杨小雨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抱紧她唯一的妹妹。

爸爸妈妈不在了,以后只有她能守护好家人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杨小雨并不想和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分开。

可是他们给她报名了市里高中,她不得不拖着行李箱,暂时告别他们。

恋爱是什么?

在第二次整理爸妈遗物之前,杨小雨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直到她找到了母亲的那本锁着的日记本。

那本日记本好像是母亲弥留之际写给父亲的,就如同永远被保存在照片中的信一样,最后也到不来了,它该到人的手里。

已经过去太久了,日记本上的塑料锁轻轻地一用力就被打开,里面记录着母亲从上学开始,再到和父亲相遇相伴的点点滴滴。

她一直认为也许恋爱就是相伴相随,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那是高二的夏天,她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找着她想看的书。

迎面走来一个清秀的男生,留着短发,乌黑的眼眸在书架间寻找着什么。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她在踮着脚尖拿书的时候,多看了男生一眼,没留心,弄倒了旁边书。

眼看连带她要看的书一起,好几本厚重的书朝她砸过来,男生下意识地挪动了一步,抬手帮她挡住了那些落下的书。

“谢谢。”

“不客气,换谁都会这么做的。”

两个人弯腰捡书时,第一次开口对话。

那时候连两个人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在男生帮她把书放回书架以后,直接转身离去。

杨小雨本来也想跟着离开,却发现她要看的书,也被男生放了回去,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要看的书很厚,图书馆还不让外借,害得她每次拿这本书的时候,都想起那个男生,眼睛不由左右观察四周,是不是那个男生还会经过。

巧合并没有那么多次,再见面时,已经是学校的节日表演时候。

男生穿着燕尾服走上舞台,娴熟地在钢琴上弹奏名家曲目,那时她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他会眼熟,在高一节日表演时候,她也见过他。

主持人报幕说出了他的名字,高二(七)班的乔阳。

这是杨小雨地一次记住他的名字。

人生总是会邂逅很多人,他们就像流星一样,会照亮你人生的夜空,可惜只是短暂的绚烂,一闪而逝。

高二生活丰富却又紧张,因为转眼就要高三,备战高考。

在高三开始备战之前,学校按照往年惯例,带着所有准高三生,到校外远足,锻炼学生身体同时,也培养他们毅力。

一路上朋友相伴也不算寂寞。

但有时乐极生悲,也并非一句玩笑话,在经过一处小桥时候,为了避让过桥的汽车,她稀里糊涂地被玩闹的同学挤到了桥边,仰面跌下了小桥。

河水瞬间淹没了她意识,只感觉到秋天河水灌入她鼻腔,刺激如同被硬塞了一管芥末的辛辣感。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湿漉漉地躺在河岸边,周围围着一群老师和同学,以及同样浑身湿漉漉的乔阳。

“太好了,小雨你终于醒了。”

“人没事就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是谁救了我吗?”

缓过来的杨小雨转头看向乔阳,似乎有所察觉,乔阳面朝她笑了笑。

“没事,我应该做的,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去救。”

都会去救?是无论谁都会救我,无论是谁,他都会去救。

刚溺水被救上来的感觉很难受,杨小雨没有去想太多。

在这次落水事件后,学校发出了暂停准高三远足的公告。

也许是因为两次被救的缘故。

杨小雨开始关注乔阳,不过两个人不同班,偶尔在路上遇见了也只是笑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甚至于在高考结束那天,杨小雨还无意间撞见两个女生先后跟他表白,中间间隔一个小时都不到。

从学校回家公交车上,是杨小雨第一次知道乔阳老家居然跟她在同一个小镇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问道:

“我看到两个女生更你表白了,你答应了哪个?”

“哪个都没答应,我对她们又不熟,无论换谁都会拒绝吧。”

“哦。”

没有朝夕相处,杨小雨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这个叫乔阳的男生。

但也觉得他说的是对的,都不熟悉,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自己喜欢他。

人生也许有很多巧合,但她遇到的巧合太多了,让杨小雨觉得是不是乔阳这家伙是一个扫把星。

又是他,在青大的校园里又遇到了他,而且还是在她最糗的时候。

社团纳新,刚到青大的时候,杨小雨想着参加什么社团好,在学校里不知道那个学长脑袋抽筋,在路边画大型海报,一个调色盘没拿好,连带着颜料从梯子上朝她落下。

还没等颜料盒落到她头上,颜料先让她变五光十色。

乔阳一路跑过来也只是帮她挡开了落下来的调色盘和颜料盒。

在学长道歉后,睁不开眼睛的杨小雨被他带到了附近厕所里,把脸上的颜料洗干净。

大学里遇到同高中同学似乎格外亲切,乔阳还跟她开玩笑道:

“为什么我每次遇到你,你都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干脆我天天待在你身边好了。”

“我不要,你就是个扫把星。”

才来学校不到一个星期,就遇到这种事情,让杨小雨郁闷的不行。

都说事不过三,这都第三次了。

“扫把星嘛,是有点像。”乔阳在一旁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句话的缘故,整个大一第一学年,乔阳都没再出现过。

杨小雨隐隐有些后悔,她是不是把话的太重了。

第二学期的清明,下着雨。

她跟上爷爷奶奶去给父母扫墓,正好遇上了同样来扫墓的乔阳。

扫完墓爷爷奶奶准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