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图标是69的播放器

1388 青楼

宋疆 青叶7 3473 2022-01-09 11:30

燕京城的夜色如今相比起临安城来丝毫不差,尤其是对一些没有同时在两个城池都生活过的人们来说,他们更愿意去如此比对这两个先后成为大宋都城的城池,甚至一些人更愿意认为,如今随着大宋朝疆域的不断扩张,如今的燕京才是整个大宋最为繁华的城池。

当然,在一些两地都同时生活过的人们眼里,燕京城相比起临安来,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这些差距如今并非是显而易见,但不管如何,临安被宋廷作为都城已经经营了好多年,而燕京城虽然确实很大,但在很多方面与临安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不过这些对于头一次从草原来燕京的拖雷而言,眼前的燕京城已经是让他目不暇接,自然就更难去想象,那在叶无缺的嘴里比这燕京城还要繁华的临安,到底又会是怎样一幅景象。

酒足饭饱的两人走出闹哄哄的一楼大厅,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依旧是行人不少,来来往往的马车与轿子穿梭其中,顺着伙计指引的方向,两人放弃了坐马车,而是选择步行前往前方不远处的金凤楼。

随着两人沿街而行,马车与轿子时不时从两人跟前穿梭而过,拖雷有些不理解道:“他们……晚上都不睡觉吗?”

“晚上?晚上对于他们而言,是属于一日的生活这才刚刚开始。”叶无缺笑着说道,虽然他还没有过过这种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但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燕京城虽然不如临安那般烟街柳巷纵横,时不时就会传出一些风流韵事、文人雅士与青楼妓 女之间的风流故事,以此来吸引更多的风流雅士前往这些地方,可燕京终究是如今宋人的都城,宋人的风流与临安的风俗,自然而然的都会随着朝廷迁都而被移植到这边。

所以叶无缺就算是没有来过这些个地方,但是也听起过一些关于青楼与文人雅士之间的传言。

这些带着传奇色彩的风流韵事,往往在民间传开时,总会让更多的人对青楼等地心生向往,尤其是会让一些文人士子,更愿意把一些风流雅事憧憬到自己身上,才子与佳人,毕竟是这世上的绝配,也是人们更愿意去探听、去谈论的事情。

但这些让无数人心生向往的风流雅事也好,还是那个文人墨客又与那个青楼的女子发生了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也罢,在叶无缺这个书呆子的眼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阴谋诡计,完全没有任何真实可言。

虽然不曾去过青楼等地方,但叶无缺这个书呆子却是一眼就看穿了这些青楼的本质与伎俩,那些流传在坊间的各种男女情事,在他眼里都是青楼自己主动放出来的消息,无非就是希望以这些情情爱爱来吸引更多的文人雅士来他们青楼。

当然,他也会好奇那些在坊间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青楼女子,是不是真的都一个个长得貌美如花、才情满满,才惹得一些文人雅士在与其相谈时,最后直呼找到了生平的红颜知己。

叶无缺对此不清楚,所以他不屑来这种地方,因为在他看来,来了这种地方玩乐还好,但若是因为那些坊间传言慕名而来的话,那么就是属于又傻又笨,就是属于上了青楼的当了。

但今日不同,拖雷对此充满了好奇,而叶无缺也觉得自己很喜欢拖雷,可以当做一个不会在意自己说话难听的知己,所以自然就要陪着去看看了。

转过街角,红色的灯笼几乎挂满了眼前的整条街道,马车与轿子穿梭其中,脚下的青石板路仿佛一下子变得神秘莫测、诗情画意了一些。

车夫的驾车声、轿夫的闲谈声,在这条街道上完全被莺声燕语所掩盖,年岁小的少年、岁数当年的中年,甚至还有些胡子花白的老人,一个个从马车里、轿子里探出头来,而后被一些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所迎接。

而后不管是少年还是中年,或者是老人,在面对这些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时,大部分都会带着一种老成持重的气势,不失身份与自己凭空臆想出来的威严的与那些女子点头打着招呼,而后那看似面无表情的脸颊上,叶无缺却是看到了最为真实的得意之色。

看看,这么女子围绕着我,这就足以说明我的身份了。

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与高贵感,在被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包围时便会油然而生,高人一等的感觉瞬间也在进入那金碧辉煌的金凤楼时,被那些衣衫薄如蝉翼的女子烘托的更加高贵。

老鸨的谄媚笑声、楼里伙计的低声下气,无疑让太多太多的人,在这里找到了他们平日里找不到的成就感与尊严,自然,更多的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心底最深处阴暗情绪的好地方。

看着街道上发生的一切,叶无缺开始变得有些心慌腿软,拖雷则是一幅满眼星星的好奇模样儿,尤其是看到那些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面对着眼前的男子搔首弄姿时,心里头瞬间就变得痒痒了起来,仿佛某种野性瞬间被勾了起来,开始在心底慢慢复活。

“这金凤楼好大啊,都快赶上皇宫了吧?”这下子叶无缺更像是一个土包子。

而拖雷则是摇头道:“不,皇宫比这里要大太多了,跟皇宫还是没法比的,今日燕王就带我去皇宫了……。”

“我就是打个比方,又不是真把这里比作皇宫。”叶无缺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我若是把这里比作皇宫,当今圣上还不得找我麻烦?”

“我们也进去吧。”拖雷心底深处的野性已经完全复活,急不可耐的对还在打量犹豫,其实已经想要退缩的叶无缺说道。

脖子后面还插那本唐书的叶无缺,望了望那金凤楼金碧辉煌、人来人往的大门口,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老实道:“但……但是怎么进去啊?我看都是有那些女子簇拥着走进去的,可我们……也没人找我们啊,我们就这么走进去,是不是显得有些唐突啊?”

“不唐突,进去就说我们也要找姑娘不就是了?”拖雷直截了当道。

叶无缺皱眉瞪了一眼拖雷:“这里是燕京,就算是这青楼……也应该是一个讲究礼仪的地方,不是像你们那茹毛饮血的草原,我们再看看。”

“你是不是不敢进去了?胆小如鼠。”拖雷也不是傻,只是头一次接触不懂,但看着已经不像刚才那般从容的叶无缺,自然还是能够猜出几分叶无缺的心思。

“我才没有,我这叫不打无准备的仗,这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不懂。”叶无缺硬着头皮说道。

拖雷无语望了望头顶的夜空,仿佛燕京城的夜空都要比草原上的夜空显得让人心神摇曳。

而就在两人踌躇不前、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那金凤楼里难得走出大门的老鸨,在堆着笑脸把一位中年男子迎进楼里时,余光很快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的这两个一脸好奇的少年。

本打算不去理会的老鸨花娘,在把那位中年男子迎进金凤楼,正打算招呼其他客人时,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看了看楼上还等她招呼的其他客人,而后竟然是鬼使神差的走出了大门,向着那两个一脸好奇的少年走去。

“来了来了来了。”拖雷望着扭动着腰肢,像是要把他的心摇断的女子,急忙扯着叶无缺的袖子说道。

“镇定点、稳重一些,别表现出来。没看见刚刚那些人,都是拿着……那股高高在上的劲头吗?我们也要那样才行,我告诉你,进去之后你别乱来,别给我丢脸。”叶无缺嘴上如此说,但两腿却是有些想要后退的冲动。

“放心,进去之后我都听你的。”拖雷赶忙趁着那女子还没有走到跟前急急说道。

虽然只有一个女子过来迎接他们二人,不像人家那般好几个女子众星捧月一般,不过对于他们两人而言,有总比没有强,最起码这样一来不就能进去了吗!

“奴家给两位公子请安了。”老鸨扭动着水蛇腰,莲步款款,尤其是她注意到当她走进这两个少年时,其中一位少年一直紧盯着她看时,老鸨心里也是十分得意,仿佛回到了当年自己的巅峰岁月。

“小生……小生……这厢……这厢有礼了……。”平日里嘴皮子利索的叶无缺,此刻像是舌头被人绑了个结似的,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拖雷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结巴的叶无缺,而后又看了看那靠近他们二人后,带来一阵诱人香味儿的老鸨,挺起胸膛、仰起下巴道:“我们二人是来找姑娘的。”

书呆子叶无缺此时也不书呆子了,急忙伸手捂住拖雷的嘴,在老鸨一脸愕然的表情下,挤出笑容道:“是是是,他说的没错……不是,我们的意思是……。”

老鸨打从迎那中年男子时,那双精明的眼睛快速扫过,就已经看穿了两个人的底细,此刻听到两个少年的说话,终于是有些绷不住脸上的笑容,不过恰到好处的低头端起袖子遮挡住自己的噗呲一笑,而后笑意盈盈的抬头道:“不管两位公子来做什么,找什么,两位公子都大可放心,我们这金凤楼里什么都有,只要两位公子能说的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