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人最忘不了的人是谁

第一章 自创剑术

我的武功会挂机 自娱的愚者 3104 2022-01-09 00:47

一道血芒划破长空,在剑宗之前停住。

当陈凡回到剑宗山门之前,这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剑宗掌教乃是长生四重的人物,宗门高手如云,就算那温布全盛时期也未必敢杀过来,更别说他只剩一颗头颅,未必能从掠夺者手底下活过来……”

陈凡心中更有底气,这时才拿出了自己的剑宗真传令牌。

令牌之上积攒了不少消息,乃是郁锦、连阳朔以及陈清如等人的传讯,询问自己的安危。

陈凡一一回复过去,而后一头钻进了自己洞府。

召出堵钧,将弟子令丢给其人,让他负责看门、传递消息,陈凡却是又重新钻进了星辰殿。

……

星辰殿里,陈凡看着面前庞大无头的尸首,却是翻手拿出了掩日镜。

动用“掩日镜”遮掩天机。

虽然陈凡心理上未必害怕只剩一颗头颅的对方,只是该有的谨慎也是要有的。

自己有能力掩饰还不去做那不是勇敢,那叫愚蠢。

而掩盖好了天机之后。

陈凡也是利用自己《源术》的力量,开始祛除温布无头尸体上的祟力!

温布遭受到“盏芯”祟力的直接冲击,其身体中蕴含的祟力,却是不比之前被感染迷失了神智的时候要差。

而陈凡现在不着急,慢慢催动《源术》一点点净化祟力,吸收其中精纯的能量。

他的修为也是开始飞速提升,却是比炼化元晶快太多倍,甚至不比在悟道池中修为攀升速度要差。

而这种精纯能量也不似丹药,不会在身体中积累丹毒,却是绝好提升修为的方式。

不过他修为越高,进阶难度越高,他花了一天时间才终于炼化了温布身上所有的祟力,他修为进度却是又提升了将近百分之五!

起码能省他数个月的挂机苦修。

他此时的修为进度已经过了就是,马上就能够突破。

而他此时还有大量生命之水的祟力没有清除。

要知道,那一泓生命之泉中蕴含的祟力,却是比温布身上都要更多!

只是他并没有着急立刻继续清除生命之水的祟力,而是召来了同样在星辰殿里的狐九光。

狐九光可怜兮兮地飞到陈凡面前,“主人!”

狐九光也是惨的不行,好不容易完成进阶,却还是被温布吊打,甚至丢了一条命。

虽然已经吃掉原来尸体的他实力恢复了不少,但是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却不是一天半天能够做到的!

陈凡眼睛一闪,也是直接指向了温布的尸体。

“吃吧!快点恢复过来!”

温布无头的身体在失去活力之后,也是变得极大。

狐九光当即双眼放光,当即身体膨胀,张开獠牙扑了上去。

巨灵那可是四柱神族之一,拥有巨灵血脉的温布身体对狐九光而言,简直是最好的大补之物,甚至能够加速他的血脉进阶。

只不过其咬在温布身体之上,却是发出金属碰撞的锵锵声。

狐九光根本咬不动!

“这……”陈凡嘴角抽搐。

虽说狐九光实力没有恢复,可是连一个已经失去活力的尸首都咬不动,可见温布身体的恐怖。

陈凡皱眉上前,飞影剑斩出。

锵!

一道火星迸溅。

陈凡嘴角抽搐,催动了剑域,一记七杀剑斩出。

哧!

这次终于切开了温布的皮肤,可是深不过半指。

“怎么会这么离谱?”要知道飞影剑可是道器啊。

而以自己的剑域境界,加上七杀剑的恐怖,即使是随意斩出的一剑,威力也是很恐怖的……

他想过自己可能无法一剑将其尸体劈开,可是也没想到只劈进了半指。

要知道,温布的身体可是有数十丈高大,即使躺着也有数丈高的啊!

若是活着的温布,催动巨灵的力量,能够有这么恐怖的肉体力量也就算了。

可要知道这只是一个失去活力的无头尸体。

他眼中凶光闪烁,却是直接进入了真元增幅以及狂暴状态,这才将温布身上的一块肉切了下来,丢给狐九光慢慢消化。

之后,陈凡看着温布剩下的尸首,却是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那中央塔下头的掠夺者。

要知道,那头掠夺者一个照面就正面斩断了温布的一个手臂,后来更是直接将其头颅都斩了下来。

温布活着的时候,催动金光,肉体的防御力可不是现在能比的,更强十倍、百倍!

陈凡回忆着掠夺者刀锋的恐怖。

脑海中却是不断浮现那掠夺者刀锋的恐怖,诸多思绪、感悟不断在心头碰撞。

他却是忍不住想到:“若是我以掠夺者的招式,为蓝本自创一门剑法会如何?”

想到曾经自创过得雷杀剑和雷火杀剑,虽然粗糙,但是只要方向没问题,就能自创出来。

只不过威力未必比自己已有的剑诀高明。

其实以他的剑法境界和过去修行过的剑法数量,若是愿意,随便就能自创出不少厉害剑术,只不过再厉害也比不上他主修的几门剑术,所以很少自创,创出来也是浪费挂机栏位!

可是掠夺者刀锋斩出来的力量,却是让他心中异常躁动。

他当即拔出飞影剑,斜向划了一下。

“是这样吗?”

他深皱眉头,死死盯着手中的飞影剑,却是再次比划了一下。

“不对!”

他停下剑光,却是突地想到了什么,却是化作流光飞向了星辰殿的偏殿之中。

空旷的大殿之中,一头双眼赤红、浑身散发着祟力的掠夺者正被重重锁链捆缚,被几个金甲人看守着。

“主人!”

陈凡一摆手让这些金甲人离去,而后将这掠夺者放开。

却是放任对方攻击自己。

这掠夺者虽然能力诡异,但是毕竟还被祟力侵扰,只有本能的力量,而且不过是十重,陈凡却是丝毫不怕,任凭对方进攻。

而随着与掠夺者交手越多。

他双眼也是越来越亮,脑海中关于那头长生掠夺者的刀锋不断闪烁,他的剑法却是更加精纯。

“方向对了!”

良久,他兴奋收剑。

在只有他能看到的挂机栏位之上,还真的解锁了一门无名功夫,只不过目前只有第一剑,还有很大的完善空间。

他舔了舔嘴唇,迟疑了一下,“这一剑就叫‘掠夺者之剑’吧!”

只要有合适的理念、方法,一些细节却是不用他去考虑。

只不过问题就是,他也无法将剑法传给其他人。

要传授的话,也只能演练,让对方悟。

他不再和这掠夺者练招,却是又返回外面存放温布尸体的地方。

也是和刚才一般,不催动真元增幅和狂暴,在只催动剑域的情况下,斩出了一记《掠夺者之剑》!

哧!

这一剑只不过在温布尸首上斩出了一道浅浅的白印。

可是陈凡却是兴奋无比。

要知道他之前催动《七杀剑》才斩了半指的程度。

而现在《掠夺者之剑》只不过才刚解锁,就有如此威力,等到大成,甚至创出第二式,又该有多么恐怖?

当然以陈凡脑海里的那两幅画面,以及一头十重的掠夺者,他短时间创出第二式的可能性却是不大,日后再有其他感悟,或许能够再次精进!

而对于他来说,《掠夺者之剑》更大的作用却是丰富他的剑道。

毕竟这一剑十分特殊,和陈凡修行过的其他剑法都有差别,而且立意不俗!

而他当创出这一剑后,他也是隐隐感觉到了自身剑域的屏障,自己距离突破三重已经不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